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限制访问,文件加密软件可以有多大能耐?

2021年06月02日 11:55

导读:治理数据安全问题,时不我待!根据Ponemon研究所的报告,可以发现超过一半的单位都经历过由第三方造成的数据泄露,同时,超过70%的企业自认为给予第三方的访问特权过多。如今由于人为因素造成数据泄露的事件比比皆是,想要消除数据安全隐患,除了彼此订立保密协议之外,还可以通过部署文件加密软件落实数据防泄漏措施。


多数企业都认为自身的数据不会那么容易泄露,因此对于第三方访问的管控力度也就差强人意了,但根据调查,近一半的企业都在经历漏洞导致数据泄露的问题。早前REvil黑客组织团伙从苹果代工厂窃取苹果最新产品设计图,并以此为要挟索要“赎金”,该事件再一次敲响了企业对于第三方访问权限管控的警钟。事实上,超过半数的企业在第三方访问敏感和机密信息之前,都没有采取应答措施,对于第三方的访问安全和隐私做法不甚在意,既然企业员工对于第三方的访问疲于应对,那么又什么办法可以做到让服务器自己审核敏感的操作行为?又有哪些好用的加密软件呢?


事实上,目前市场上好用的加密软件,除了对企事业重要文档、核心数据进行加密处理以外,还能够实现应用服务器数据的安全保护。根据了解,国内某知名重卡品牌企业通过我们的防泄漏系统与公司内部的 ERP 等应用服务器的无缝整合,做到上传解密、下载加密,有效保障了应用服务器上的数据安全。在安装了我们的数据防泄漏系统之后,该企业在应用准入上的条件变得严苛,系统会对访问来源进行审核,一旦发现来源并没有安装相同的防泄密系统,就会将其认定为不可信任的访客,在这种情况下终端将无法正常访问受控应用服务器,即便是受信任的访问来源,企业方面也可以通过对在线阅读的网页内容进行安全设置,如禁止截屏、禁止复制等等,保障数据的安全性;防泄密系统还会对客户端访问应用服务器进行绑定连接,有效控制因为仿冒服务器而造成的数据泄密。


根据IBM和Ponemon Institute 2020年数据泄露成本报告显示,超过50%的数据泄露是由恶意外部人员造成的,另有超过20%是由系统故障和攻击造成的。在数据安全隐患难以彻底消除、数据成为核心生产资料的时代,好用的加密软件能为数据安全治理事业添砖加瓦,不是很好?


相关推荐

租客网,如何颠覆市场

在现如今消费的时代,服务更是触手可及,服务力已经成为企业竞争力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服务程度代表着企业对用户的重视程度,用心做服务,才能获得行业的认可,海底捞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海底捞凭借其优质服务,受到了大众认可,有媒体报道,海底捞已收到港交所书面通知,将于9月27日正式登陆港交所。衣食住行,除了住,其它三大类都已出现标杆企业,“住”的最大痛点在于,用户的满意度和体验感,住房拥有万亿级的市场,在众多资本涌入的时候,只有真正为租客租客做实事,真心为租客服务的平台才能占据市场。现实中,相信大多数人对租房都有足够的了解,有亲自经历过的,也有从铺天盖地的新闻报道中见过的,但了解基本都是负面居多。租赁市场长期受到“质疑”主要原因有三方面。首先,信息不对称,虚假信息充斥。部分中介会在网络上发布一些环境好、价格低廉、黄金地段的虚假品质房源,吸引租客主动联系,在实地带看过程中以房屋已经出租等各种理由推脱,推荐其它性价比较低的房源,甚至收取看房费。其次,租后服务无保障。传统租房主要以中介模式为主,在完成租住协议的签订后,中介的服务也就此结束,而此前承诺的家电或装修能否实现则全凭房东个人意愿,并且往往在后期出现问题后无人解决,租住体验差。最后,收取高昂的中介费。传统租房成本除了房租之外还有昂贵的中介费,对一些标的较大的房屋而言,租客付出的费用可达上万,而租客享受的服务却仅仅是垄断的信息及带看服务,性价比颇低。市场乱象不止,租客的权益谁来维护?各方都需要一个诚信,为租客提升服务的平台,正因如此,以“海量真房源、放心租着过”为核心业务板块的租客网诞生了。租客网创始人吴桂强表示:“不论市场怎么变,用心为租客做服务,做实事,提高租客体验感都是我们矢志不渝坚持的。”目前,租客网联合国内各大诚信中介,推出了“租房免押金,不要中介费”、“房屋零空置,轻松全托管”、“线下海量房源,线上全民中介”三位一体的创新模式;同时,租客网率先提出“全民合伙人”“线上实时看房”以及“预约租赁”等多元化的服务模式,为租客生活提供了多种便利。对传统租房领域的“顽疾”而言,需要企业“用心”去改变,从最基础的服务做起,给租客打造良好的租住体验,就像租客网所提出的“好生活,租着过”口号那样。

2020年04月30日 19:11

上海银行2019年净利润同比增长12.55%,零售业务占营收28.01%

4月24日晚间,上海银行发布2019年年报。2019年全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498.00亿元,同比增长13.47%;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02.98亿元,同比增长12.55%。截至2019年末,上海银行资产总额为2.24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0.32%。2019年,该行存贷款业务占比提升。截至2019年末,该行客户贷款和垫款总额为9725.05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4.32%,客户贷款和垫款总额占资产总额比重为43.47%,较上年末提高1.52个百分点;存款总额为1.19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3.77%,存款总额占负债总额比重为57.58%,较上年末提高1.71个百分点。在资产质量方面。2019年末,上海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16%,较上年末上升0.02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337.15%,较上年末提高4.20个百分点。另外,在资本充足率方面。截至2019年末,上海银行资本充足率为13.84%,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92%,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66%。据了解,2019年,该行完成人民币200亿元二级资本债发行。在公司业务方面,2019年上海银行供应链金融贷款投放金额同比增长58.93%,贷款余额较上年末增长65.26%,其中通过线上供应链带动的普惠金融余额较上年末增长296.77%,以供应链金融助力中小企业解决融资难题。在零售业务方面,2019年上海银行零售金融业务营业收入139.47亿元,增长30.45%,占该行营业收入的28.01%,较上年提高3.65个百分点。截至2019年末,上海银行零售客户数1556.84万户,较上年末增长8.89%;管理月日均AUM100万元及以上的财富客户120211户,较上年末增长37.84%,月日均AUM2914.22亿元,较上年末增长32.57%。值得一提的是,该行旗下尚诚消费金融在过去一年的经营情况也随之公布了出来。报告期末,尚诚消费金融总资产125.47亿元,净资产10.68亿元,贷款余额120.83亿元。报告期内实现净利润6144.89万元。

2020年04月25日 11:42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